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交换  »  人妻薇琪
人妻薇琪

發件人: :明天我到成都出差,來接我。」

  這條簡短的信息,我看了不下二十分鐘了,仍感覺如夢似幻。曾經何時已深

埋心地的回憶再次如潮水般湧來,只因薇琪這兩個字。

  薇琪,小學到大學的同學。十幾年的同學,十幾年的暗戀對象。從小她就是

那麼耀眼,美麗不可方物。而我,除了學業可與之一較高低,別的簡直是一塌糊

塗。可是我萬萬沒想到的是,薇琪喜歡我。大學的畢業典禮上,明天就要分離。

  我喝得泥濘大醉,薇琪也醉了。她當著那麼多人的面吻了我。那是我的初吻,

薇琪又何嘗不是。然后對我說她喜歡我。等了我十幾年表白,可是我沒有,因為

我的懦弱與自卑。

  當我醒來時,我發瘋一般的去尋找薇琪。我想告訴她,我愛她。可是老天沒

給我機會,她離開了,有人說她去了北京,有人說她去了上海,還有人說她出國

了。我苦苦哀求那些熟知她的朋友,得到的只是極度的諷刺和嘲笑。

  那一刻后,我變了。我開始用花言巧語去欺騙,從十六歲到四十六歲,高的,

矮的,胖的,瘦的,美的,醜的,只要是女人。白領,醫生,護士,警察,妓女,

老師,學生…………已婚的,未婚的,只要是女人。因此,和我有肉體關系的女

人沒有一千,也有八百。我想借她們的肉體來麻醉,來遺忘……然而我真的可以

嗎?

  她還是那麼耀眼,即便在擁擠的人群中,我那麼輕易的就尋到了她美麗的身

影。披肩長發如垂柳在風中搖曳,一席潔白長裙,如同美麗的天使。薇琪,四處

張望著,一只紅色的旅行包放在腳邊。

  「等了很久了嗎?」幾許緊張,幾許激動,我的聲音顯得低沈而沙啞。「啊!」

  薇琪似乎被嚇了一跳,看見是我后道「沒有啊,我也剛到的。」「走吧」我

提起薇琪的行李。一路,我們走得很慢,很慢。我時不時的去打量薇琪也偷偷的

看著我,四目相對,她又把目光快速移往別處。

  「咦?這家店還在啊」薇琪看著一家叫「咖啡語茶」的小店驚訝的說到。「

是啊!只是老板娘換了,不過味道還是一樣的,去坐坐?」「好呀!好久沒來這

里,很懷戀呢」「先生,小姐,歡迎光臨!你們要點什麼?」和薇琪剛坐下,服

務員便走了上來,操著一口川味兒十足的普通話問道。「一杯cappuccio (卡布

奇洛)一杯苦丁」我和薇琪同時回到,然后有這訝異的看著對方。「好的」服務

員一愣,記下之后離開了。

  薇琪畢竟是女孩子,對望了幾秒后,就把目光轉向了窗外的車水馬龍,只是

一張俏臉似蘋果,嬌艷欲滴!「你常來?」薇琪依舊看著窗外,一只白皙小手撐

著下巴。「嗯」我的確常來,這里有兩段回憶,一是薇琪,一是這家店的老板娘。

  這家店的老板娘是個三十多的寡婦,成熟嫵媚熱情!每次我來時總是會點一

杯卡布奇洛一杯苦丁。好奇心能害死一只貓,當然也能輕易吸引一個女人。所以,

只三次來這家店,成熟的老板娘就成了我的玩物。后來不小心玩出了人命,老板

娘哭著求我和她在一起,她願意為我做一切事情。我怎會願意,最后,傷心欲絕

的老板娘打掉了孩子,出售了店子,離開了這座城市。我當然不能對薇琪說這些,

所以嗯了一聲之后,又沈默了。直到服務員端上我們點的東西。

  「這些年你過得好麼不說話是否還能認得我麼你的眼神里藏著那一段時光笑

一下仿佛全都回來了還記得你說過的話時光會衝淡一杯濃濃紅茶可知那早已化作

記憶里的香風一起就滿世界的飄撒我是你那跳舞的月亮你是我啊想念的芳華那飄

雪的北方還有飛花的南國千千闕歌喚我歸來歸來吧…………」

  背景音樂響起陳慧嫻的《雪飛花》,薇琪似乎很喜歡,一直跟著輕輕哼唱。

  不同原唱的深情與成熟,薇琪聲音委婉清純,如鄰家小妹,似黃鶯出谷。兩

個卻都如同天籟!

  薇琪輕輕攪拌著杯里的卡布奇洛,唱完后就不再言語,似受歌詞意境影響。

  時光會衝淡一杯濃濃紅茶,時間在卡布奇洛消散的青煙中流逝。由于途中服

務員給我加過一次水,所以我的苦丁還是熱氣騰騰,薇琪從我手中端過苦丁,輕

輕的喝了一小口,苦澀的滋味讓其酥眉微鄒,惹人憐惜。卻在透明的玻璃杯上留

下淡淡的唇彩。

  「怎麼喜歡喝苦丁茶了?」「因為你……離開……」我越說聲音越小,薇琪

的身體卻明顯的顫動了幾下。「時間差不多了,你住那兒,我送了回去吧」「我

啊!住xx路xx小區一棟一單元一號」薇琪有些俏皮的道,一張臉卻紅得像是要滴

出血來。「等等……那不是我家的地址嗎?薇琪住那?住我家??」我尋思著。

  「怎麼?不送我去?」看我發呆的模樣,薇琪問著?」啊?哦。當然送,剛

好順路」「滑頭!」回自己家有不順路的??

  「去洗洗吧,一定挺累的哦?」進門后,放下薇琪的行李,我直接去了浴室,

給薇琪放好了熱水。「好」薇琪走了進去,關上了門。我剛轉身,薇琪從門里伸

出半個頭,嫵媚的看著我「要不要和我鴛鴦戲水……?」我把薇琪的頭推回門內

「快洗吧,一會水涼了」

  回到客廳,我坐在沙發上,腦子里全是薇琪的身影,她一件件脫下了身上的

衣服,潔白似雪的嬌軀裸露在我腦海,一對盈盈可握的玉乳。乳頭如成熟的櫻桃

粉嫩。細細的小蠻腰,挺拔的翹臀……我呼吸越來越急促,血液迅速朝上下兩頭

湧去在,不停在客廳里來回走動。來到浴室門口,能清晰的聽見室內的水聲……

都說剛剛出浴的美人是一道最動人的風景,這話果然不假。秀發烏黑濕潤,光滑

柔順,臉蛋兒是那麼清新純淨,眼眸溫潤,唇紅齒白,尤其是柔嫩瑩潤的雙唇,

水靈清透的,直讓我忍不住想要一親芳澤的衝動。

  也許並沒有意識到自己的美麗和魅力,所以薇琪絲毫不覺危險地穿了一件半

透明的睡衣,曼妙的身材便清晰可見,越發顯得胸部高聳,似乎未穿帶文胸,兩

粒可愛的蓓蕾微微豎起,腰肢纖細,雙腿修長。雙臂雪白如蓮藕,皓腕如霜雪,

上面還掛著幾個晶瑩的水珠,讓她像極了一朵剛剛沾了晨露的百合,純潔無暇,

干淨得讓人不忍用力呼吸,好像生怕嚇到她一樣。

  薇琪擦拭著長發,見我癡迷的看著她,一張臉紅得快滴出血來。她彎腰從行

李箱里拿出一個電吹風,薄薄的睡衣緊緊的貼在挺翹的臀上,型括完美的呈現在

我面前,讓我的承受能力再受打擊。「幫我吹吹……」薇琪聲似蚊吟,轉身進了

臥室。

  聞著薇琪身上散發出的馨香,我神經有些麻木,下身硬的發痛。「謝謝」吹

干了薇琪的長發,她站起身來,我我一步之遙。

  我再也壓抑不住自己的情緒,一把把薇琪緊緊的摟進懷里,我努力的尋覓著

佳人紅唇,用盡全力的吻了上去。薇琪輕輕的顫抖一下,雙手摟著我的腰,開始

回應我的熱吻。微張的小嘴讓我輕易的侵入,和薇琪的丁香小舌糾織在一起。

  這一吻,直到我們都無法呼吸。掙開薇琪的雙手,把她推到在床上。「嘶…

…啦」連撕帶拉,我撕裂了身上的衣服,撲倒在薇琪身上,再一次熱吻。踢掉鞋

子,手胡亂的解著褲子,薇琪的雙手在我赤裸的背上來回撫摸著。

  我終于回歸了原始,坐起身來,顫抖著雙手輕輕解下薇琪的衣衫。薇琪兩鬢

通紅,緊閉著雙眼配合著我的動作。

  我該如何形容薇琪的美,其形也,翩若驚鴻,婉若遊龍。榮曜秋菊,華茂春

松。仿佛兮若輕云之蔽月,飄飄兮若流風之回雪。遠而望之,皎若太陽升朝霞;

迫而察之,灼若芙蕖出淥波。襛纖得衷,修短合度。肩若削成,腰如約素。延頸

秀項,皓質呈露。芳澤無加,鉛華弗御。云髻峨峨,修眉聯娟。丹唇外朗,皓齒

內鮮,明眸善睞,靨輔承權。瑰姿艷逸,儀靜體閑。柔情綽態,媚于語言。奇服

曠世,骨像應圖。披羅衣之璀粲兮,珥瑤碧之華琚。戴金翠之首飾,綴明珠以耀

軀。踐遠遊之文履,曳霧綃之輕裾。微幽蘭之芳藹兮,步踟躕于山隅。于是忽焉

縱體,以遨以嬉。左倚采旄,右蔭桂旗。壤皓腕于神滸兮,采湍瀨之玄芝。

  洛神,不洛神之美怎及我薇琪之萬一……薇琪緊閉著雙眼,俏臉紅及耳垂,

雙手交叉胸前,護住峰巒。兩條白皙的長腿拼命的緊夾著,在我去退下她身上僅

有的阻隔時,卻又配合著我。

  薇琪終于再未著片履,幽處盡顯。我如癡如醉,愣愣的看著,忘記了自己該

干嘛。直到薇琪輕輕的吟道「呆子」,我才如夢初醒。

  再一次,我和薇琪的香舌糾纏在一起,赤裸相對的肌膚散發的熱度幾乎快將

我融化。我吻過薇琪的臉,到耳垂,薇琪耳垂很敏感,我吻著時,她顫動得厲害,

一路吻下,到脖子,到乳房。原本在我背上遊走的小手移至我的頭上。

  薇琪的身材如黃金比例般完美,椒乳盈盈可握,乳暈粉紅,乳頭如成熟的櫻

桃誘人。

  薇琪的身材如黃金比例般完美,椒乳盈盈可握,乳暈粉紅,乳頭如成熟的櫻

桃誘人。我左手拇指和食指輕輕的揉捏著薇琪的右乳頭,左乳頭則被我如嬰兒吃

奶般吮吸著。再往下,小腹,可愛的肚臍。終于,到達了那神秘的幽處所在。

  薇琪私處散發著處子般的幽香,我一度懷疑薇琪還是處女,可我明明記得薇

琪已為人妻。陰毛很稀疏,顏色很淺,陰唇似成熟的蜜桃,粉粉嫩嫩的,可愛的

小紅豆也已豎起。我情不自禁地把頭往薇琪私處湊去,薇琪卻用白皙的雙腿緊緊

的夾住了我的頭,阻止了我的動作。「不要……那里……那里髒」薇琪聲如蚊吟,

嬌羞不已。「不,琪……你永遠都是最純潔的天使……我愛你,你知道……我愛

你!」薇琪融化在我的甜言中,放松了雙腿,不再阻止我。

  「啊……」我火熱的舌頭觸既那可愛的小紅豆,薇琪呻吟出聲,雙手緊緊的

拉著我的頭發。「不……啊……不要……癢……啊」薇琪語無倫次的呻吟著,私

處分泌出大量淫液。我的舌頭已侵入薇琪穴內,來回舔舐,如發現世上最美的甘

泉,將淫液一滴不剩的全喝下了肚。「啊……啊……」薇琪越顫越厲害,我則是

更加買力的吮吸著。終于……薇琪密穴一陣收縮,淫液洶湧而出,在我的攻勢下

達到高潮。

  我攀上薇琪的唇,她無力的回應著我的吻。輕輕分開薇琪的雙腿,握著漲得

發痛的肉棒,龜頭在薇琪的密穴上上下摩擦了幾下,找準幽處所在,輕輕的插了

進去。

  「唔……啊……」緊,好緊,費盡九牛二虎之力,我卻只是進入了半個龜頭。

  薇琪痛得眼淚都流了出來,雙手指甲深深陷入我背后的皮肉之中,留下一道

道血跡。

  「不……」看著薇琪痛苦的模樣,急促的呼吸,一陣罪惡感油然而生。「為

什麼……為什麼你還是第一次!」不是第一次和處女做愛的我當然知道薇琪為什

麼會這麼難受。我正欲起身,我不能褻瀆薇琪,我不配永遠薇琪……「不……不

要……愛我……」感覺我要離體而去,薇琪用僅余的力氣抱住了我,雙腿艱難的

纏繞在我腰上。「可……」我剛開口,薇琪卻吻上了我的唇,俏臀輕輕擡起,讓

我的肉棒又深入了幾分。

  看著痛苦的薇琪,我心如刀割。吻干薇琪滑落淚水,我輕輕舔舐,咬著薇琪

的耳垂,「你忍一下,會很痛」「嗯」薇琪輕咬銀牙,雙手緊緊抱著我的背。

  「啊……」在薇琪痛徹心扉的呻吟中,我輕易的撕裂那層薄薄的阻隔。薇琪

的指甲再次深入我的皮膚,身體劇烈的顫抖,承受著難以忍受的痛。

  「緊……好柔……好溫暖」肉棒被薇琪完全包含,身體的顫抖讓密穴也跟著

蠕動,肉棒被夾得隱隱發痛。一陣陣暖流順著我與薇琪緊密的結合處往外流淌,

我知道那定是薇琪的落紅,不敢再有任何動作,只能在薇琪冰冷的唇上親吻。

  也不知過了多久,薇琪不再顫抖那麼厲害,我輕輕的問著:「還痛嗎?」「

不……有點點……里面癢癢的。你動吧。」得到命令,我還是只敢輕輕的拔出一

點點,再輕輕的插入,薇琪還是緊鎖著眉,只是痛苦中帶著幾分愉悅。從來未像

現在這樣痛苦的做過愛,原本該是多性福的事,搞得像爬雪山過草地似的。身體

很疲憊,心里卻是美滋滋的。薇琪啊,我最愛的女人,你終于屬于我了。

  「嗯……嗯……啊……」薇琪嘗得滋味,呻吟出聲,如天籟銷魂。我也放開

架勢,加大了抽插的力度,可剛剛開始,薇琪卻又是一陣抽搐,居然二度高潮了。

  我那個郁悶啊……可是看著余韻中的薇琪,我也只能壓抑住自己的欲望,慢

慢把肉棒從薇琪緊湊的密穴中拔出來。就在我要離體而去時,薇琪去把雙腿纏繞

上了我的腰,身體一擡,把肉棒整個吞沒了,我們又融為一體。「對不起……你

還沒好……我……我」「傻瓜……說什麼呢。」「可是……」「沒事……休息下

吧」

  我又欲離開,薇琪阻止了我。「就這樣吧……我喜歡這樣子」我當然求之不

得。

  擁著薇琪,沈沈睡去。

  醒來時,軟綿綿的老二已經離開了薇琪的小穴。薇琪還睡得很沈,我不忍心

打攪她,輕手輕腳的下了床,在薇琪迷人的唇間輕輕一吻,幫她蓋好被子,出了

臥室。

  在廚房忙活了許久,做了幾道薇琪愛吃的菜,也不知道現在還是不是喜歡吃

這些。端上煮好的豬肝菠菜湯,向客廳走去,據說這湯補血,又營養。薇琪穿著

一件我的短袖T 桖,大上幾號的衣服卻剛好遮住翹臀,一雙白皙的大腿盡露無疑。

  剛剛轉變成婦人,一臉春意還未消散,是嫵媚的精靈。薇琪沒看見我出來,

一手扶著桌子,一手夾著一塊肥肉往嘴里噻,還意猶未盡的舔舐著油膩膩的手指,

準備卻拿下一塊時,我放下湯,拍了拍薇琪的小手道:「饞豬……洗手去」「唔

……嗯……好吃」薇琪包了一大口,含糊不清的回應著。看著薇琪一瘸一拐的走

著,我心里一痛。來到薇琪背后,一把將她抱起。「啊……干嘛你」「別去了,

我喂你」坐在桌子邊,把薇琪抱在懷里。「吃東西前先喝點湯……」薇琪坐在我

腿上,雙手抱著我的脖子,我則用小勺子舀了勺湯吹了吹喂向薇琪。「我要吃肉

……那個瘦了……要肥的」「一個女孩子那麼愛吃肥肉干嘛?不怕長膘?」「你

不是喜歡肥妞嗎?」「你才喜歡肥妞……」嘴上說著,我心里卻不能平靜,薇琪

居然還記得我說過的話。我是真的喜歡胖胖的女人,有肉感。難得這是薇琪愛吃

肥肉的原因?

  我擁著薇琪躺在床上,她靠著我的肩膀,小手在我的胸前畫著圈。慢慢的向

下,最后在我的肉棒上撫摸起來。我理了理薇琪的秀發,看著她羞紅的臉,一陣

心猿意馬。薇琪行動還不是太方便,還是艱難的坐了起來,挑逗的吻著我的眼,

鼻,嘴,耳垂,乳頭。我含笑看著薇琪,幾乎快融化在這美麗如夢境中,壓抑的

情欲瞬間點燃。

  薇琪嫵媚的眼神讓我迷醉,挑逗的在我龜頭上一吻,小手不能圈握我粗大的

肉棒,半握著艱難的上下套弄。櫻桃小嘴張得老大,也僅僅含進我槍身的三分之

一。火熱的腔壁幾乎要將我融化,這極致的快感不是享受,是折磨。我極力提肛,

壓抑澎湃,不想汙穢薇琪的小嘴……薇琪去工作了,我獨自一人在床上輾轉。如

果不是枕頭上有薇琪的余香和長發,我一定會認為自己在做夢……如果是夢,就

別在讓我醒來。

  我準備了一大桌美食等著薇琪回家,這一周天天如此,只是可惜,薇琪密穴

還是不能再次容納我粗壯的肉棒,所以我們只能用手用口互相撫慰。身體的空虛

換來是精神的巨大滿足。

  「我回來了……」薇琪進門,把背包掛在門口,雙腿一登,鞋子飛得老遠,

撲進了我懷里。在我臉上吻了吻,就把目光放到了桌上。「好多好吃的啊」說著

伸手就抓。我拉住薇琪的小手「洗洗去」「哦……討厭」薇琪洗完手,在屁屁上

擦了擦,坐進我懷「」里。「我還要你喂我……」

  廚房,我正收拾著剛用過的餐具。薇琪從背后抱住了我,頭靠在我背上,身

體微微抽搐,后背慢慢的侵濕。我正欲轉身時,薇琪卻抱得更緊「別動,讓我抱

會。」

  我放下手中的東西,洗了洗手上的泡沫。薇琪放開了我,走到我的身側,將

我橫腰抱起。好吧,這姿勢有夠丟人,可我確實是被薇琪抱了起來,穿過客廳,

進入臥室。然后被扔在了床上。

  薇琪扭動著身體,如脫衣舞女一般,一件一件把衣服脫了下來,赤裸的身體

呈現在我眼前,完美的身姿,嫵媚的眼神,我已如噴發的火山,要去解脫身上的

阻隔。薇琪按著我的手,跨坐在我腰間,伏下身子,在我嘴上,臉上親吻著,慢

慢的,到耳垂,到脖子。

  我衣服的扣子是被薇琪用嘴咬開的,乳頭被吻的感覺很刺激,很癢,卻是最

好的欲望催化劑。即使我很努力去掙脫,依舊被薇琪死死的按著,我也就不再做

無謂的動作了。

  薇琪把我的內外褲一起脫去的,跪在我腿間,小手在我粗壯的肉棒上上下套

動,不時用滿是情欲的眼神看著我,丁香小舌順著槍身從根處一直舔到龜頭,再

把龜頭含進口中,舌頭在龜頭上舔舐。

  「嗯……」呻吟不光是女人的專利啊,身心的同時滿足,我叫出聲來。薇琪

一只手在自己私處撫摸著,我半坐起身,示意薇琪把身體轉過來。 69 ,我愛得

不得了的一個愛姿。只有深愛對方的人,才會用口去親吻對方的私處。當然,妓

女除外。

  薇琪跨在我腰間,小手握著我的肉棒在密穴上摩擦著,對準那幽處慢慢的坐

下,直至吞沒整根肉棒。初經人事的密穴緊得恐怖,溫暖的觸感中帶著擠壓的疼

痛。「啊……嗯……」即便密穴很是濕潤,進入也算輕松,可粗熱還是讓薇琪不

能立馬適應。痛並快樂的呻吟著。

  「嗯……嗯……啊……」薇琪雙手時撫摸自己椒乳,時拉扯自己頭發,時按

在我胸口,腰卻一刻沒停止伏動。我握住薇琪的腰,配合著薇琪的動作,在她坐

下的瞬間輕輕往上頂,讓肉棒可以更深入,幾乎每次都達花心。

  「啊……」薇琪呻吟很含蓄,除了「嗯……嗯」外沒有別的,頂得太深入也

就「啊」一聲。讓我不是太滿意,畢竟自己有過人的本錢,很多看似純潔的良家

再被我插上幾下時都會「大雞巴哥哥……親老公……干死我了……」之類的叫個

不停。不過想一想初經人事的薇琪能這麼主動,也就釋然了。

  這一夜注定瘋狂,薇琪無休無止索取,幾乎把我榨干,最后射無可射,龜頭

如刀割般疼痛。薇琪也高潮了不知多少次。最后我們才相擁著睡去。

  醒來時,只有我一個人在床上,我是被肚子的飢餓感痛醒的。「薇琪。」「

薇琪」我叫喚了兩聲,沒有聽見回答,我顧不上赤裸著身體,翻身起床,身體有

些無力。屋里空當當的,沒有薇琪的身影,只是茶幾上留著一張信紙。

  「愛。我走了,原諒我的不辭而別,我怕自己會不忍離開……忘了我好嗎?

  知道我為什麼來找你嗎?我其實已經結婚了,老公很愛我,只是他小時候受

過傷,現在不能人事,我們希望有自己的孩子,所以我利用了你。我只是在利用

你……別試圖找我……當這就是個夢吧……」我心亂了,薇琪當時也應該不平靜,

紙上有干涸的淚痕。

  我沒有去尋覓薇琪,也和那些有過關系的人斷了聯系。一個人,自由自在,

無拘無束。

  「這些年你過得好嗎……」熟悉的旋律在耳邊圍繞,我不自禁的坐進了「咖

啡語茶」。「先生,你要點啥子?」服務員的普通話還是椒鹽十足。我收回看著

窗外的目光,耳后卻傳來一個熟悉又陌生的聲音「一杯卡布奇洛,一杯苦丁……

……」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