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交换  »  7-8
7-8

[凌辱台妹人妻](7-8) 集团老总领导黑社会组织领刑20年 2009年12月2日

08:13法制日

报 本报郑州12月1日

电(记者?邓红阳)记者今天从河南省公安厅获悉,商 丘市梁园区人民法院近日

以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等13项罪名,一审依 法判处洛阳润峰实业集团有限公司原董事长王跃峰有期徒刑20年,罚金550 万元,其他24名被告人分别判处刑期不等徒刑。 河南省公安厅有关负责人表示,黑恶犯罪一直是政法机关的重点打击对象, 河南将进一步加大打黑除恶的工作力度,坚决维护社会稳定。 *********************************** 2009年6月1日

中国,河南省,郑州市二七区,早上11点。 中国人民银行围墙外的暗巷里,一个穿着灰色夹克的男人小心翼翼地从腰包 里拿出好几叠百元的人民币,紧张的交给了他面前的年纪约三十岁上下的男人。 「记住,我们老大说了,看你是从台湾来的才借你这一笔钱,你可不要拿了 钱就想跑。」灰色夹克压低了声音说着。 「行了,我知道。每天2分利是吧?只要公司顺利渡过这个难关,钱一个星 期后就还你。下次来还钱的时候你可要叫我一声小背协理了,哈……哈……」拿 了钱的男人眉开眼笑的说着,转身快步的走了。 「嘿嘿……量你也不敢跑,你的台胞证都押给我们了,看你能跑到哪里。而 且还不出钱来,我们老大就要把你漂亮老婆的骚屄给操到烂。」灰色夹克看着渐 渐消失在暗巷里的男人背影冷笑着。 ************ 2009年9月23日

中国,河南省,郑州市金水区,晚上10点。 一台黑色宝马轿车在西郊寓前停了一阵子了,一个身型高大的中年男子摇下 车窗来,在墨镜下是一张看来沧桑的脸,脸上的刀疤和光头使得原来就不好看的 脸更显得凶恶。 峰哥名义上是某集团公司的董事长,实际上的真实身份是黑牛帮的老大。虽 然是以公司名义经营,其实做的也就和流氓没什么两样。主要经营放高利贷和暴 力讨债,帮中的长短枪共有好几百枝,已经是整个中原地区最大的黑社会帮派。 不一会儿,一个身型娇小的女子打开车门坐了进来,女子娇滴滴地叫了声: 「峰哥,未来要麻烦你多照顾。」 峰哥虽然年纪一把了,不过他的心理可不是一般的变态,看到垂涎已久的台 湾美女终於坐进了自已的车里,哪有轻易放过甜甜的道理。 「小骚货,穿超短裙还穿什么内裤,给我脱了。」峰哥说话的时候还是若无 其事地看着车外,头也没朝甜甜那里转一下。 甜甜不好意思的开始脱内裤,因为是丁字裤所以特别难脱,在脱的同时也把 短裙给掀了起来,女人最隐私的地方就在陌生人前露了出来。那光滑的大腿配合 着被彻底除毛的阴户,加上甜甜的害羞表情,有一种台湾女生特有的清纯可爱。 看着甜甜的脸,峰哥的心情开始好了起来,由於长年的酒色生活,加上帮中 事务繁多,还要不时地找省里的高官应酬,压力之大可想而知,年近不惑的他已 经感到性能力大不如前。虽然他的性能力开始衰退,但是他许多积存在脑中的性 幻想开始发酵,常常想要找一个娇滴滴的年轻美女来凌辱一番,以满足自已的变 态心理。 「奶罩也脱掉,和内裤一起丢出去。还有小陈,你他妈的开这么慢做什么? 我赶时间。「司机小陈立即开始把车开到时速140公里以上。 峰哥按着电动车窗的按扭,车窗降下,车内瞬时因为车速的关系狂风大作。 甜甜也再次配合地依照峰哥的话脱了起来。当甜甜拿着内裤的手刚伸出车外, 强大的风力立即让她手上的内衣裤就这么向后飞走了。 甜甜一手掩着自己的下体,一手横放在胸前挡着。她看着峰哥娇滴滴的说: 「峰哥,人家今天第一天上班,你不要欺负人家好不好?而且你还没跟我说上班 要做些什么。」 峰哥的双手不安份地开始对甜甜的胸部揉捏了起来,在甜甜悦耳的喘息声中 把剩下的衣物也脱掉并且丢出车外。阳光从车窗射入,把甜甜年轻诱人的胴体照 得闪闪发光。 峰哥开始在一丝不挂的甜甜耳边低语道:「小美人,你负责的工作很简单, 只要把饮品端给客人给可以了。还有你要注意,我这个店虽然不是什么大生意, 可是里面的客人都是有头有脸的大人物,只要惹他们不高兴,你当天的薪水就全 部扣掉。嘿嘿……这样你想帮你那个没用老公还钱就没可能了。」 「不要扣我的薪水,峰哥最好了,我一定会努力工作来报答峰哥的恩情。我 老公的公司最近才遇到困难,他最近每天的心情都不好,而且还要到处出差帮忙 处理事情,峰哥你答应我不要再刺激他了好不好?我怕他哪一天会自杀。」 甜甜靠在峰哥肩头上,少妇那一对丰满的乳房就主动地放在峰哥的双手上。 这么主动的反应让峰哥有点招架不住,脸上的刀疤因为兴奋而红了起来。 「闭嘴,照当初说的,你来我们店里上一年的班来抵债。等一下到了就换上 这个,进去上班。」峰哥假装依然冷酷,随手递上一个服饰店的袋子给甜甜。 「知道了啦……峰哥!自从小背失踪到现在都是你在帮助我,我真的很感谢 你。嗯……不要……」正当甜甜的话说到一半时,峰哥没经过甜甜的同意就把手 指朝那乾涸的小屄捅了进去。 「在到店里之前的时间,我要好好看你为我表演一下。你就这样被我搞到高 潮吧!哈哈……」看着眼前的美女竟然顺服地被自已任意玩弄,峰哥在心中想出 了一个连自已都会佩服的主意。 ************ 2009年9月24日

郑州市金水区某夜店,凌晨2点。 这一间夜店位於金水区最热闹的地段,虽然经营者投入了大笔的人力物力, 但是始终是生意最差的夜店,位於这附近的几家夜店此时因为门口大排长龙已经 进不去了,只有这里还是空荡荡的。 在吵杂的慢摇音乐和昏暗的光线中,好像有一个身材婀娜的长发女孩,个子 不是很高,正趴在桌子上帮客人整理桌面上吃剩的菜餚和打翻的酒瓶。那一件带 有破洞的上衣在腰部打了一个结,可以从破洞中看到一件小小的比基尼,可能是 比基尼太小了,并无法包覆雄伟的乳房。 那一对巨乳随着擦拭桌子的节奏晃动着,把在座的四个男人都看呆了。转个 角度可以看到在女孩擦拭桌面的同时,有个男人把手伸进了她的裙子里。过了一 会儿,坐在桌边的男人把女孩超短裙里的丁字裤给粗鲁地扯到了膝盖上缘,手指 在女人的双腿之间毫不留情地插了进去。 原来以为这一位美女服务生会给男人一巴掌之后转头就走,但没想到女人只 是因为惊吓而全身一抖,之后便像个小绵羊般顺势趴在桌上,把自已的丰臀给迎 了上去,一下又一下的忍受着男人手指的欺侮。其他三个男人看到这种好事,起 了一阵骚动,连忙问起那一位正洋洋得意用手指奸淫美女的男人。 「大陈,有这种好事也不和哥们儿说,还是不是朋友?我操!」 「是呀!是呀……大陈,这小妞奶子这么大,我刚刚看得都流口水了,还不 说说怎么搞上的?」 「小明,别说哥哥不照顾你,今天不就带你来了吗?我上个星期来的时候, 这个贱人死活连小手都不让我摸一下,还给了我一个大嘴巴。」 两根手指同时进入了阴道,双倍的刺激感使得女人小声叫了出来,又像怕人 发现的样子,右手紧紧地摀着嘴,不让自已发出声音来。 「哇靠!这个小妞脾气这么大,难怪你上星期都戴着墨镜,估计是眼睛给人 打了吧?哈哈……」 「对呀,他妈的,这贱人真难搞。这里可是我们老大——峰哥的夜店,怎么 容得下这种没礼貌的小姐,我一生气就把王经理找过来了,王经理也说这个小姐 第一天上班,什么都不懂,叫我等一下偷偷的拖她去厕所教训教训,我当然一听 就懂王经理的意思。当天晚上我和这里的领班还有服务员轮流在厕所里操她,开 始的时候她还挺凶的,打伤了好几个服务员,不过最后还是被我们驯服了,现在 叫她干什么她绝对不敢反抗。」 「我就爱这种的。大陈,等一下你可别拦我,我一直要操到她叫爹喊娘。」 三根手指进入狭窄的阴道,这种非人的虐待足以让任何一个良家妇女疯狂, 为了分散刺激感,女人紧紧地抓住桌沿,小声呻吟着。 「你还别说,这小妞还是台湾来的,叫甜甜。我大陈虽然摧花无数,但是台 湾美女倒没玩过。我和其他几个服务员当晚就把她的小屄和屁眼都操翻了,她只 要一反抗,我们就给她一巴掌,打了几次后,我们说什么她就做什么。她就是一 个贱货,把在场每个男人的屁眼都给舔了一遍。我们还在干她的时候发现了一个 大秘密,嘿嘿……你们想不想知道?」 「妈的,大陈,我说你这个人怎么讲话磨磨唧唧的?讲重点。」 「对呀,大陈,什么秘密快说快说。」 「呵呵……我们是兄弟嘛,当然会让你们知道。告诉你们,这小妞的骚屄和 屁眼同时被干上高潮的时候,她就会开始喷奶,你们说好不好玩?」 「女人底下会喷水的我见过,会喷奶的美女我还真没见过。」 「去你的,讲这么多,这美女等一下给不给兄弟操才是重点。」 「反正这个美女又不是我的女朋友,你们几个等一下就尽量用,不用给我面 子,好好帮峰哥教训一下她。」 这时甜甜已经被污秽的手指凌辱到极限了,一声大叫后,就两脚瘫软的跪倒 在地上喘息。 在一旁的四个男人都对着全身因高潮而不停发抖的甜甜淫笑着,手里伸进裤 子里抓着自已的大鸡巴,看着甜甜美丽的阴户里流出的淫水,想着等一下要怎么 把这个台妹给搞翻掉。 甜甜趴在地上想要站起来又没有力气,只能看着这几个男人,无助的眼神中 透着异样的光采。四个男人把甜甜从地上搀扶了起来,随着夜店里的音乐节奏往 洗手间走去。 ************ 2009年9月29日

郑州市金水区某夜店,凌晨1点。 火红的霓虹灯,爆满的排队人潮,金水区的这一家夜店随着夜幕低垂发出了 令人窒息的迷人气质。门外的古典罗马雕像和慢摇音乐的重低音十分不协调,使 得人们在经过时秘密给了这一条街道一个新的名称「腐败路」。 在这家夜店中的VIP包房中,正上演着一齣荒淫的闹剧,真皮的沙发上, 一个身材纤细的年轻女子坐在男人的两腿之间疯狂地扭着腰,享受着性爱带来的 原始刺激。 包房里的其他三个男人也是全身赤裸,每个人的鸡巴都因刚刚服下的药品而 挺立着,四个男人开始有说有笑的交谈起来。当喝下第三杯傑克丹尼时,正在狠 操小穴的男人拍了拍女子的屁股,表示他已经射精了,要她起身去服务另外那三 个男子。 女孩顺从地在三支又硬又烫的阴茎前蹲了下来,在帮男人口交的同时,双手 也没有闲着,这种色情片中才会出现的性爱姿势居然就在这个VIP房内真实上 演,在场的男人都有种大开眼界的感觉。其中一个叫小伟的人说道:「你们老大 还真有生意头脑,一边谈生意一边搞美女这种坏主意都想得出来。」 「妈的!我们老大可是智勇双全,现在谁不知道黑牛帮的锋哥就是中原地区 最火的老大。」大陈坐在沙发上享受着射精后的疲累感。 「是!是……谁不知道锋哥已经是势力最大的,连我们西哥和豫南的芝姐都 被比下去了。大陈,你说说峰哥为什么人缘这么好,每个老大都得要给他三分面 子?」说话的叫阿坤,背上刺着一只毒蠍,正抓着女孩的头用力干着她的小嘴。 「那简单,我们峰哥就是把每个人都当兄弟,他的就是大家的。而且对帮中 的小弟就更好了,就拿这家店来说吧,伺候黑牛帮的美女可比这个乾扁的妹妹火 辣十倍,有没有考虑弃暗投明呀?我们黑牛帮正在找人,昨天加入的那几个人现 在搞不好已经在搞从台湾来的极品美女了。」黑牛帮的大陈正扬扬得意吹嘘着。 「我靠!原来是深藏不露,我就说这个贱货土味太重,害老子操起来一点感 觉都没有。而且奶子这么小,妈的,是不是小时候营养失调?」这个叫阿木的肌 肉男是从东北来河南发展的,身高应该有190公分以上,鸡巴比在场的人大了 一号,由於常常想出新花招来对付小姐,全市的夜店小姐看到他就像看到瘟神一 样,没有不怕的。 「那就靠你帮我跟你们的老大说一声吧,大陈哥,明天我就搬来这里跟峰哥 混。」小伟第一个跳出来表态,其他人也跟着大叫黑牛帮万岁,顿时整个房间内 充满了男人大小声的怪叫。 同一时间,在黑牛帮专用的VIP包房中,甜甜正在执行峰哥给她的唯一任 务,迎接小弟正式加入黑牛帮。不管男人要求什么,甜甜都要照做,而且包房内 的摄像头会把过程录下来给峰哥检查,来看看甜甜有没有认真上班。也不知道甜 甜此时心中在想什么,因为这已经是第三天的性爱车轮战了。 包房中约有十个男生,其中好几个看起来只有15岁,身材十分瘦弱,一副 稚嫩的样子,正在你一杯我一杯喝着酒。在满地的空酒瓶中站着一个皮肤吹弹可 破的美女,一对没人会不注意到的硕大乳房和迷人细腰,她就是目前被号称「性 感宝贝」的甜甜,大家只知道她是峰哥高价从台湾找来的浪女,其它细节都问不 出来。 一个少年把甜甜强压在地上,屁股就坐在她平坦的小腹上,年轻而巨大的阳 具前端就放在台妹的嘴前使劲地磨蹭着,一对柔软大奶被少年用手给一左一右夹 住大阴茎,顿时让这个小弟的脸上呈现一种「怎么可能这么舒服」的表情,接下 来的乳交加上舔龟头更是让这个未经世事的弟弟爽上了天。 不一会儿,这个未经世事的少年便在一阵抽搐中把人生中的第一次射精给了 甜甜。顿时甜甜的乳沟和脸上、嘴里都是满满的精液,不过少年并没有停下来休 息的意思,反而站了起来走到沙发旁等着甜甜来把阴茎上的精液给舔乾净。 这一种黑帮入会仪式已经在几天内就传遍了整个中原地区,每天都有至少十 多名新来的无知少年是因为知道可以参加性爱派对而加入黑牛帮的。甜甜此时已 经不知臣服在多少男人的胯下,无论是各种体位的性爱或多么无礼的要求都成为 甜甜每天例行性的工作。 甜甜这时正脆在地上,双手扒开少年结实的屁股,用自已的香舌仔细小心地 舔着少年的屁眼,一力面要忍受着恶臭,又要怕少年会对他恶作剧式的凌辱。少 年因为太过刺激而开始怪叫起来。 昨日

新入帮的少年就成为今日

入帮仪式的主持人,这些十几岁的男孩个个心 里都有一套搞甜甜的剧本,只要招式越新越怪就会可以赢得更多的喝采与尊敬。 但这可苦了甜甜,每天除了要被陌生人干得死去活来之外,还要接受比自已 年纪还小的弟弟粗鲁的凌辱。 虽然这一群少年平均年龄未满20岁,但是他们想出来的各种凌辱方式却让 甜甜的自尊心正快速的消失中。 「贱货,快求我干你的骚屄。来来来,大家来看看这个贱货会怎么做。」一 个年约17岁、昨天才加入的少年大声叫着,他把自已的阴茎对着甜甜雪白的屁 股和肥美的阴户,命令着女人求自已玩她。旁边马上就围了十几个人,个个脸上 带着淫笑等着看好戏。 「贱货甜甜想要人干她,麻烦哥哥把大鸡巴放到甜甜的小洞洞里。」甜甜小 声说着,自已把双脚分了开来,露出来的阴户也因为刚才经历过高潮而保持在充 血状态,天花板上的灯具正好把这个台湾女孩的神秘地带给照得清清楚楚,现场 就有几个少年蹲了下来,开始欣赏起甜甜不为人知的一切。 因为阴户被人近距离观察,甜甜不好意思的涨红了脸,美女低头害羞的样子 可爱极了,好几个男生开始吹起口哨来。 「是你自已求我的,今天不把你干到求饶还真对不起你。二十三岁是吧?老 子就爱操二十三岁的浪女。哈哈……」甜甜一下被这个瘦瘦的男生给抱了起来, 因为重心不稳,只能像一只无尾熊般环抱着少年的脖子,无辜地接受着眼前的陌 生人粗暴蹂躏自已的下体。 甜甜的纤腰一下又一下地配合着男人的抽插动作而扭动着,好像随时都会断 掉一样,全身上下仅穿着的金色高跟鞋也随着阴茎的进出而随意地摆动着。在场 的男生看到这个样子都哄笑起来,想不到这个外表迷人的姐姐竟然是一个热衷性 爱的随便女人。 「那你说说你的外号是什么?让新来的兄弟也听听。」此话一出,几个老资 格的已经开始窃笑起来,而今天才入帮的几个混混正在交头接耳,好像在询问别 人。 「哦……好粗的鸡巴!我忘了什么外号,不要欺负我啦!操死我,我爱大鸡 巴操我……」甜甜更加卖力地摆动着腰肢,忘情地大声淫叫着,讲着平常不想讲 的淫声艳语,想要用这种方法避过即将来临的言语羞辱。 背上有刺青的少年渐渐走近甜甜,他在甜甜的身后站着不动,抚摸着她淫荡 的屁股上的文字。年轻人就是爱恶搞,几天前也不知道谁弄来了一桶黄色油漆, 几个人就在甜甜的身上写下「黑牛帮专用」,还在小屄和屁眼旁边各画了一些箭 头。 「他妈的,就知道我不用绝招你不会说。各位兄弟来看看老子的大绝招,双 蛇入洞!」 正当甜甜紧张地双眼紧闭,不情愿地觉得今天屁眼又要被人凌辱时,却觉得 阴道一紧,火辣辣的感觉从下身传来,把甜甜痛得流出眼泪,大声尖叫起来。 「不行呀,那里会破掉……求求你饶了我,我会乖乖说我的外号,不要再弄 我了……」此时甜甜的下体已经被两支粗大的阴茎给佔满了,变态的快感配合着 甜甜的呻吟已经在整个包间里瀰漫开来。每个男人都用一种崇拜的眼光看着背上 有刺青的少年,欢呼起来。 「这女的好淫荡呀,被两根鸡巴同时插还自已配合扭动,峰哥不知道花了多 少钱才找到这个骚货?」几个看热闹的随着重节奏摇头音乐开始交头接耳。 美女的眉头因为痛苦而皱了起来,但她不知道的是,这种表情反而会使在场 的少年更兴奋。 「快说呀,说了我就会停下来。把你的外号一个一个说给弟兄听听。」背上 有刺青的少年还在全力干着甜甜的小屄,享受着众人佩服的眼光。 「哦……我是台湾母猪……快停下来,我受不了,我要死了……」甜甜的自 尊心在这一刻开始一片一片的剥落下来,不知道是心理上的打击还是肉体上的痛 楚,眼泪也沿着甜甜的俏脸滑落。 小屄中的两根鸡巴只停下来约三秒钟,又开始快速的抽动起来。原本看来可 爱的阴户,此时已被蹂躏得一塌糊涂。在震耳的快节奏电音舞曲中根本听不清甜 甜的呻吟,只能在微弱的霓虹灯中看到两个男子很有默契地扭着腰,看着面前的 美女因为这种疯狂而变态的性爱方式崩溃着。 「我有叫你停吗?继续说,大声说,我要整个房间都听到。」 「嗯……我是让人白玩的妓女。」 现场男生一阵骚动。 「还有呢?」 「我是任人骑的小贱货……拜託停一下。」包间内男人们的笑声更大了。 「可是我们比你年轻很多,你会不会不喜欢被小弟弟搞?」一只大手「啪」 的打在肥美的屁股上,留下了一个粉红的手印。 「不会,我爱小弟弟的大鸡巴。」 「那说说我们昨天教你说的,你的最爱是什么?」 「被……被……不认识的男人当马骑,我是爱被人干的妓女,嗯……求你们 停下来,哇……」每当甜甜说完一句话,两根粗大的鸡巴就会同时连根没入小屄 中,甜甜被操的叫床声已经和哭声差不多了。 在场有几个人拿出手机开始拍下这一幕回家欣赏,毕竟美女被两个陌生男子 同时干入小屄的画面可不多见。 「台湾女生是不是都像你这样贱,爱被人一次插两根鸡巴?快说呀!」这时 甜甜已经被人命令要自已趴在男人身上并且把屁股抬高接受羞辱,不变的是那两 根阴茎还是像两条巨蛇般不断地一进一出。 「不是,她们不像我,救命!那里不行,嗯……」才一句话回答得不满意, 一个刚开瓶的玻璃啤酒瓶被人顺势插入了甜甜的屁眼里,清凉的啤酒瞬间像喷泉 般在甜甜的屁眼爆炸开来,清凉的感觉直冲脑门,甜甜的身体也随着酒瓶的抽插 挺了起来。 「嗯……对!台湾女生都是像我一样的下贱妓女,每天想被你们用大鸡巴用 力操。」甜甜口是心非的说出这句话,丰满的娇躯因为冷而发起抖来,大奶也抖 个不停,两旁飢饿已久的色狼把握机会,迷人的乳房被一左一右的分开,两组不 同的人马轮流揉捏着。 「我是鸡巴厕所、轮奸玩具、爱舔屁眼的台湾女人……啊……我不行了!不 要射在里面,我不要有小孩……」 十三分钟后,甜甜讲到第26个外号时被送上了高潮。当甜甜因为全身抽搐 而两脚乱踢时,一道乳汁从坚挺的乳房中喷了出来。两个男人也同时在甜甜的阴 道强力收缩下射精,三个人同时累倒在地上。在旁等待已久的饿狼一拥而上,把 甜甜给团团围住开始了另一波入帮仪式。 峰哥在楼上的秘密房间内,电视中的淫乱情景让他看得心花怒放。 ************ 2009年10月8日

郑州市金水区金水路,河南省公安厅。 「小背先生,这几天的录像就是这样了,还要往下看吗?」一个官架子十足 的老员警坐在椅子上问道,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 「嗯……不用了。可以把录像带原版给我吗?」 「那可不行,这些可都是萧汀峰犯罪团夥的犯罪证据。除了你老婆,还有很 多其他的受害人。你想想,为了广大的受害人及家属,我们一定要留下完整的事 证,对吧?」老员警打着官腔,严厉的对着小背说道。 「是!是……可不可以麻烦你帮忙一下,等下我老婆来作笔录的时候。能不 能跟她说我什么都不知道,我也怕夫妻之间伤了感情,毕竟日

子还是要过下去, 是吧?」我试探性的问了一下。 「那没问题,我也想好好开导一下你媳妇。夫妻之间还是以和为贵是吧?」 老员警搓着双手,有点兴奋地对我说。 过了十分钟之后,我悄悄的走出了公安厅。其实整件事也没有那么複杂,话 还是要从头说起。 我向峰哥的手下借到了钱之后就去帮公司周转,几天下来才发现资金根本不 够。原来想就此放弃另谋其它方法,但是经过公司的计算,经由这次的增资加上 之前我领的股票,加起来我已经可以成为董事之一了。 为了「小背董事」这个诱因,我又回头找峰哥借了钱。但是哪有这么简单, 前债未清又怎么可能再借这一笔天文数字的资金给我? 和峰哥谈了几次都不肯点头,但是他不知道从哪里听来的消息说我老婆甜甜 是一个艳名远播的尤物。峰哥说借钱总要有抵押品,加上他有新的夜店要开张需 要年轻小姐冲人气,只要我把甜甜押给他工作一阵子,不仅借的钱不用利息,先 前借的那一笔钱还可以当作甜甜的工资,不用再还了。不过前提是甜甜在工作的 这一段日

子,我必须假装出差的原因不能出现在甜甜面前,以免她工作会分心。 这虽然是一个好方法,但是要我把漂亮老婆押给黑社会工作我还是不放心, 并没有答应峰哥。随着资金缺口到期的日

子越来越近,公司只会朝着倒闭的方向 前进着,面对着我的是小背董事的天堂或是失业的地狱。最后我还是选择了公司 而不是甜甜,只要能进入这家公司的董事会,未来甜甜还怕没有好日

子过吗? 还好不到一个星期,峰哥的整个犯罪团夥就因为行事太高调被省公安局盯上 给掀了。警方整个打击活动开始时,峰哥已经收到风声不知道跑到哪里去,只留 下几百个无知少年和一个烂摊子。 在搜查的时候,警方在峰哥经营的夜店顶楼的秘密房间内搜出了大量少女性 爱影片,按照姓名和日

期详细的分类好了,这也成为逮捕峰哥的直接证据。 后来,根据那个老警员私下透露,总共找出了十二位女性的性爱影片,其中 甜甜的影片又佔全部的百分之四十,真不敢想像这几天甜甜过的是什么日

子。 两天后,我若无其事的回到家。我试探性的问甜甜这一阵子好吗?没想到她 完全不知道为什么峰哥不再找她去上班了,警方也只是避重就轻的问了她一些峰 哥可能会出现的地方。我听了以后欣喜若狂,本来还不知道怎么和甜甜解释这一 切,没想到得来全不费工夫。 我立刻和甜甜宣佈我们公司的经营又重上轨道了,公司为了答谢我,已经帮 我把欠峰哥的钱还清,而且把我升职进入决策核心。未来我小背也是在董事会中 有发言权的人之一了。我和甜甜越讲越高兴,当晚就去了当地的一家五星饮店共 用晚餐,也算是补偿她这一阵子的辛劳。 大约一个月之后,我收到省公安厅的电话说峰哥已经被抓到了,要我放心, 应该最近就会判刑。只是他们在整理证物的时候,发现了有几部甜甜的影片,不 是在夜店里拍的,画面里也没有峰哥和他底下的人出现,影片中的人物更是和整 个中原地区的黑社会份子没有关系。因为如果只是你情我愿的性交(淫色淫色4567Q.c0m)影片是不能当 作证物的,也不知道实际情况是怎么样,所以叫我要有空要问问甜甜。 我听完也觉得奇怪,难道甜甜在夜店那几天还去了其它地方?那些小鬼不就 已经让甜甜生不如死了,她还有力气去那里?不过我也不敢再问甜甜,就让这成 为我们之间的一个秘密吧! 凌辱台妹人妻(八)-那一年他们一起搞的女孩 2012年1月上海市 我独自一人在上海的外滩看着陆家嘴的汤臣一品那灯火通明的样子,这栋占 地两万多平米的豪华大楼就是整个中国发展的缩影。 不知道住在每平米十三万人民币的人们现在正在做些什么事? 也许是正在享受美丽的人生,或是想着如何赚更多的钱,还是正在做着平民 小老百姓一辈子也想不到的肮髒事? 大楼顶端绚丽的星芒彷彿催眠了我,让头脑暂时脱离了现实,但是刺骨的寒 风一会儿就把我拉回了现实世界。 我是小背,我会独自在这里的原因其实很简单,就是十分钟之前我的妻子甜 甜为了汽水要买哪一种口味而大发雷霆,自已一个人气呼呼的走了。虽然我和甜 甜并不会常常为了一点小事就吵嘴,但也有几次吵到差一点无法收拾。 我回头看着车水马龙的道路上再也没有甜甜的身影,不由得让我想起几年前 的那一件事。 2003年11月台湾南部某处 「就跟你说了小豪跟我真的只是国中同学,只有一次他骑车带我出去看星星 而已。要我说几遍啦。而且现在也没有再连络了。」甜甜气呼呼的对我翻了一个 白眼,有点不耐烦的说。 「你骗谁呀,国中同学还一直发简讯过来。我刚刚在车上看你的手机,他还 传什么」想念我们在一起的亲密的时光,依然爱你的小豪。「 我靠,还说没有连络了。不要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上次你国中同学会的时 候我有和你去,你们全班的人都知道那个阿豪只要没和校外流氓鬼混的时候就会 到学校找你。「我得理不饶人的继续问下去。 「阿就跟你说了没有。阿豪只是想找我问一家庙寺怎么去,他想下课之后去 庙里帮忙赚点钱帮忙家里。算了,不说了。我不理你了。」甜甜的声音有点大, 引起了附近几个人的注意。 「你走呀,你最好走了就不要回来。」我对着甜甜的背影大声喊着,话语中 完全没有一点感情。 甜甜转身气呼呼的对着我比出中指,然后头也不回的走了。 这是我和甜甜交往以来第一次吵架,没想到我们之间会为了这一件小事翻脸。 我不禁有点佩服我的女朋友甜甜,翻脸也不看看场合。 其实对於一个才19岁的女孩来说,有点任性正是这个年纪女孩的特权,我 也只好忍了下来。 这个小镇是南台湾知名的戏水景点,但是现在时值初春是旅游淡季,天气比 较不稳定,常常忽冷忽热的,还不太适合冲浪或是戏水。 所以整个小镇上根本没什么游客,街上人群稀稀落落、三三两两的。 我原来期待这一次的三天两夜旅游能够让我和甜甜的关系能够到达新的境界, 但是接下来发生的事却忘我终身难忘。 套一句阿甘对哈利波特说的,果然人生就像是一盒巧克力,你总会有机会吃 到鼻屎味的帕蒂全口味糖。 我看了看手錶,已经是午夜12点了。 远远可以看到街上唯一亮着灯的是几家卖卤味的路边摊,微弱的灯光映着甜 甜娇弱的身体,也可以看到她气呼呼的踱步,真是可爱极了。 虽然街上不乏穿着比基尼的辣妹,但是甜甜可是我万中选一的女友,可不能 让她受到一点点伤害。为了甜甜的安全着想,我决定在后面跟踪她,也许等会儿 她气消了就会和我回旅馆了。 大约跟了10分钟,甜甜仍然看起来十分的烦燥,两手不时拨着头发。虽然 这个戏水圣地的美女是一个比一个性感大胆,在我看来没有一个比的上甜甜。 那玲珑的纤腰和白色洋装下的美肤如凝脂的小腿让人从背影就知道甜甜绝对 是个身材火辣的小美人。 修长的美腿穿着一双浅蓝色凉鞋,既可爱又性感。 甜甜右转走进一条暗巷里。为了不被她发现,我暂时躲在一个饮料摊前面假 装卖着饮料,同时斜眼瞄着这个比较陈旧的小巷。 这个巷子里也有几间较小的酒吧,但是人潮比起刚才走过的大街却是极少。 我不禁皱了皱眉,心想这个暗巷里比外面还不安全,还是快点跟甜甜道歉吧。 想到这里,我才忽然大惊,甜甜早已进去一阵子了。 我快步跟着进了那个巷子,却没看到甜甜的身影。 这一条小路二十几公尺却有十几家酒吧。为了女朋友的安全,我开始从第一 家酒吧开始找甜甜。 可是酒吧里又暗又吵,找到甜甜的机率已经十分渺茫,虽然我知道甜甜在其 中一家酒吧里,但是我也知道要马上找到她几乎是不可能的。 一个小时后,我拖着疲惫的身躯,绝望的走进街尾的最后一家酒吧里。 说是酒吧还太高估这家店了!酒吧里的装修十分的简陋而且瀰漫着一股霉味, 闻起来觉得有点噁心。 墙上斑驳的白色油漆中贴着几张过时的五月天和张惠妹演唱会海报,沿着中 间一块比较高的平台边摆着几张台湾路边摊随处可见的木制简陋折叠桌,桌上的 涂料都掉漆了。 中间的水泥平台上站着许多男男女女,勉强称为舞池吧。这里又髒又破简直 和工寮没什么两样。但是气氛倒是很High,台上的DJ此时正放着听不懂是 哪一国的舞曲,舞池中的人随着音乐扭腰摆臀起来。 我找了一张靠近门口旁的板凳坐了下来,点了一杯啤酒。 开始后悔自已的个性实在太冲动了,这次就算甜甜没出事,将来也有可能再 次发生。想着自已的行为害得甜甜危险,我的心理有点愧疚。 酒吧里的舞池灯光忽明忽暗,等我万念俱灰的喝到第3瓶啤酒时才发现靠D J那里聚集了很多人,好像有什么动静。 我拿起酒瓶走到比较近的地方找了一个位置坐下,想要看得清楚一点,没想 到整起骚动是来由於我的女朋友甜甜。 甜甜很明显的喝多了,她随着音乐在一个男子面前跳起艳舞来。 还不停的用屁股磨蹭男子的跨下,而男子的胯下已经很明显的鼓了起来。甜 甜就像是一个放荡的脱衣舞孃般摇着身体,耳际的粉红色扶桑花头饰更显出甜甜 的妖媚。 白色低胸洋装和淡蓝色比基尼更是让在场的男人吹起口哨。 「摇啦摇啦。」甜甜像只蛇般在陌生男人身上摆动着娇躯,任由在场所有男 人欣赏她的舞姿。附近的几个男人死盯着那晃动的乳沟,好像想要把那一对白嫩 的乳房狠狠地掐住一样。 我这时心里已经有点不满,觉得甜甜就算是要气我这样也太超过了点。年青 女孩还是要有点分寸,这么做和在庙会广场跳钢管舞的女郎有什么不一样。 我还来不及反应过来,眼前的情形又变得更加脱序,也让我看得怒火中烧。 男人这时不仅把自已的上衣给脱了,还开始对甜甜伸出鹹猪手,和甜甜面对 面的抱在一起。身体也随着甜甜摇摆起来。 台上的DJ适时的放起快节奏的舞曲,而台下的甜甜被一群男人给围了起来。 虽然这时我很想过去把甜甜拉走,但是现场至少有十几个男人围着甜甜,就 算我冲得进去也没办法出来。 我一方面强压下心中的怒火,一方面把手中喝了一半的酒一饮而尽,心中祈 祷等一下舞曲放完人潮一散就可以赶快带甜甜离开这个危险的地方。 在舞池中央的投射灯光柱中,男人默默的把洋装的扣子一颗颗的解开,看到 甜甜并不反抗,全场的气氛更是high上了天。 甜甜的洋装这时已经被男子脱了下来,被拿在手上甩着。身前的甜甜似乎也 被现场的气氛感染了,动作更大胆了起来。 自已隔着比基尼开始抚摸着乳房,绕在脖子后面的比基尼绳结危险地支撑着 乳房,彷彿随时都会自己崩断后一不小心就会掉下来,把甜甜的未经人事的双乳 大方展现在所有男人面前。 虽然这个年纪的甜甜胸部不算十分丰满,但是19岁正是青春无敌的年纪, 加上甜甜的身材十分的匀称。恰到好处的纤细比例常常把胸部衬托得高耸而坚挺, 让人看了血脉贲张。 众人显然对眼前的这一位性感长发台妹充满意淫的幻想,有几个比较大胆的 甚至开始伸手去摸甜甜的玉臂。 甜甜不仅不介意,眼神里还流露出几许称讚,这更让这群男人肆无忌惮的想 要更进一步对这位美女上下其手。 我看到这里实在有点受不了想冲出去,但是小不忍则乱大谋。如果我没有十 足把握一次出手就把甜甜带走,再想要离开这个鬼地方就难了。 想了想还是需要等音乐放完才能行动。我又喝了一大口烈酒想让自已冷静下 来,眼睛故意不朝甜甜那里看。 在我冷静喝酒的这一段时间里,甜甜也没少被骚扰。 甜甜的酥胸已经被背后的男人狠狠的恣意揉捏着。可能是男人的手劲大了些, 甜甜皱着眉看着自已被人掐到变形的乳房,挣扎着想把抓着自已乳房的男人双手 给推开。男人察觉到了甜甜的反应,不仅没有松手反而把手由下而上伸进了甜甜 的比基尼泳衣里。 谁都看得出来甜甜想用力推开男人双手,但甜甜越反抗那一双粗壮的双手就 更使劲地蹂躏乳房。 男人像抓海绵般用力的捏着乳房,以致於甜甜的乳房嫩肉都从男人的指间中 挤了出来,可见这个男人对甜甜根本没怜惜,只想品嚐一下年轻少女被玩弄时羞 涩的滋味。 甜甜只挣扎了一阵子就放弃了抵抗,只好伸手接下了众人递上来的淡蓝色调 酒,自顾自的喝了起来。几杯调酒下肚后,不胜酒力的甜甜双手无力的下垂,任 由男人在自已的乳房上为所欲为。 男人发现甜甜已经任由自已摆佈之后更是把乳房当作玩具一般,又捏又掐又 揉的。 看着男人的手指渐渐伸进比基尼泳衣中肆意蹂躏甜甜的乳头,我的心里反而 泛起了一种幸灾乐祸的心理。 「哈哈,甜甜谁叫你要这么任性,这次被人吃吃豆腐也算给你一个教训。下 次你再这样,我就再把你的奶子给陌生男人玩弄,看你还敢不敢。」 男人彷彿很满意甜甜柔软坚挺的乳房,靠着甜甜的耳朵旁开始说起悄悄话。 接着开始吻着她的脖子,把甜甜痒的呵呵地笑了起来。 看到甜甜没有反抗,男人开始对着女孩鲜嫩欲滴的樱唇亲了起来。 趁着甜甜的醉意未消,我好像看见男人在和甜甜舌吻的时候好像把几颗白色 的药片也顺势塞到了甜甜的嘴里。 在第三个陌生男人享受完甜甜的湿软香舌后,音乐终於停了下来,灯光也回 复到一般的明亮。 「你,呆湾小姐。我们爱。」男子对着甜甜大声地说,他的国语似乎不太标 准。 我靠,我不禁吓了一大跳。 他妈的,原来酒吧里全是东南亚来的外劳,难怪刚刚放的歌我一句也听不懂。 我有点沉不住气了,听说大多数外籍劳工来台湾之后没办法找到适当的管道发泄 性欲,每一个人都憋了很久。 等一下情况失况,甜甜还不给这一群色瞇瞇的外国变态搞死? 我看现场的有伴的男性外劳都已经和女伴三三两两的走出了酒吧,剩下的男 外劳则往甜甜那里集中,足足有十几个人。 我想要救甜甜只能把握这个机会了,我一下就从椅子上跳了起来冲向甜甜。 正当我从人墙的最外围向里挤时,听见了一阵欢呼声…… (未完)